日本解禁集體自衛權
  自衛隊可參與針對他國的戰爭中方:不得損害中國安全利益
  新“武力行使三條件”
  一、日本遭到武力攻擊,或與日本關係密切國家遭到武力攻擊,威脅到日本的存亡,從根本上對日本國民的生命、自由和追求幸福的權利構成明確危險。
  二、為保護國家和國民,沒有其他適當手段可以排除上述攻擊。
  三、武力行使限於“必要最小限度”。
  新聞背景
  現行憲法禁止日
  行使集體自衛權
  “集體自衛權”是指與本國關係密切的國家遭受其他國家武力攻擊時,無論自身是否受到攻擊,都有使用武力進行干預和阻止的權利。
  日本二戰投降後,於1946年制定了後來被稱為“和平憲法”的新《日本國憲法》。日本的憲法解釋禁止行使“集體自衛權”,只允許行使個別自衛權,即在本國受到攻擊時行使武力。冷戰結束後,“集體自衛權”這個概念在日本國內更多體現在日本與美國的同盟關係中,尤其是9·11恐怖襲擊事件發生後,美國屢次要求日本行使“集體自衛權”。但是根據日本現行憲法規定,日本實行放棄戰爭、不維持武力、不擁有宣戰權的和平主義,明確禁止日本行使集體自衛權。
  議案
  日未受到攻擊
  也可行使武力
  該內閣決議案推翻了日本歷屆內閣遵守的“自衛權發動三條件”,提出新的“武力行使三條件”:一、日本遭到武力攻擊,或與日本關係密切國家遭到武力攻擊,威脅到日本的存亡,從根本上對日本國民的生命、自由和追求幸福的權利構成明確危險;二、為保護國家和國民,沒有其他適當手段可以排除上述攻擊;三、武力行使限於“必要最小限度”。決議案稱,在同時滿足上述三個條件的情況下,允許日本作為“自衛”手段行使武力。
  這份決議案還將允許日本自衛隊在“非戰鬥現場”對其他國家的軍事行動進行後方支援,並要求對介於軍事衝突與和平狀態之間的“灰色地帶”事態加強應對,簡化下令出動日本自衛隊的手續。決議案同時規定,在出動自衛隊前會事先征求國會同意。
  不過,決議案的通過並不意味著日本自衛隊可以馬上行使集體自衛權。日本政府還需要對《自衛隊法》等相關法律進行修改完善,相關法律將在今年10月舉行的臨時國會進行審議。如果相關法律獲得通過,日本即使沒有直接遭受攻擊,也可參與針對他國的戰爭。
  辯解
  安倍:絕不會
  讓日本卷入戰爭
  據報道,日本首相安倍晉三1日下午召開記者會,為此次內閣決定解禁集體自衛權公開辯解。他表示將“限定行使”集體自衛權的條件,並聲稱“日本不會因為保護其他國家而卷入戰爭”。
  關於集體自衛權的行使,安倍表示,“僅限於沒有其他手段時,且僅限於必要最小限度,現行憲法解釋的基本思路與本次內閣決議沒有差異。自衛隊曾經參與海灣戰爭及伊拉克戰爭,今後這樣的事情絕不會發生”。安倍強調,“有限地”行使集體自衛權。
  安倍宣稱“做好萬全的準備反而能打消日本參與戰爭的企圖,擁有強大的實力,這才是威懾力。“本次的內閣決議絕不會讓日本卷入戰爭”,安倍以此為內閣決議的意義辯解。中新
  回應
  外交部:不得損害中國主權
  據新華社電 針對日本政府通過有關解禁集體自衛權的內閣決議案一事,中國外交部發言人洪磊1日敦促日方切實尊重亞洲鄰國的正當安全關切,慎重處理有關問題,不得損害中國的主權和安全利益。
  洪磊在當天的例行記者會上表示,一段時間以來,日本執政當局一方面在歷史問題上頻頻製造事端;一方面在軍事安全領域採取前所未有的舉措,使日本軍事安全政策出現重大變化。人們不能不質疑日本是否要改變戰後長期堅持的和平發展道路。
  洪磊表示,中方反對日方蓄意製造所謂“中國威脅”來推進國內政治議程。中方敦促日方切實尊重亞洲鄰國的正當安全關切,慎重處理有關問題,不得損害中國的主權和安全利益,不要損害地區和平穩定。
  韓國:行使自衛權須徵韓同意
  據韓媒報道,韓國外交部發言人魯光鎰1日就“日本政府決定修改憲法解釋以解禁集體自衛權”一事表示,在沒有徵得韓國政府同意的情況下,韓國不允許影響朝鮮半島安全和韓國國家利益的事情發生。
  魯光鎰說,韓國政府認為日本應堅持和平憲法的基本理念,在這一理念下討論集體自衛權的問題。日本應努力消除周邊國家因歷史問題而產生的憂慮,併為區域內和平與穩定作出貢獻。中新
  解讀
  安倍從魔盒中放出了啥
  2014年7月1日可能將作為一個重要轉折點載入日本歷史。這一天,日本政府將在內閣會議上決定修改憲法解釋以解禁集體自衛權。從眼下情況看,無論是法理、民意還是反戰者在東京街頭的自焚,都已無法阻止首相安倍晉三打開這個潘多拉魔盒。這將帶來怎樣的惡果?新華
  【惡果之一】 日本海外參與戰爭道路打通
  日本憲法第九條規定,日本永遠放棄以國權發動的戰爭、武力威脅或武力行使作為解決國際爭端的手段。而新的憲法解釋將放寬對武力行使條件的限制,其模糊的措辭將為日本行使集體自衛權鋪平道路。
  對於安倍解禁集體自衛權之舉,盟友美國給予了毫不遮掩的公開支持。其目的無非是想利用日本這枚棋子,在亞洲遏制中國的影響力,減輕美國自身的壓力。故此,絕不只是單純的法理問題,而是有著現實的具體目標和外部動力,這也意味著日本今後卷入衝突的危險是切實存在的。
  【惡果之二】 開創肆意曲解憲法危險先例
  日本向來強調自己是崇尚民主、法治的國家,而如今的安倍政權,上無視憲法權威,以政府決議的手段任意篡改其實質,下不顧民眾反對,無視多數國民的否定態度,精心算計,步步為營,將日本逐漸推回軍國主義的老路。
  日本國內許多專家學者反對安倍通過內閣決議修改憲法解釋的方法解禁集體自衛權,一個主要原因也是認為此舉事實上是以非法手段篡改日本憲法,其實質是以行政權掏空立法權和司法權,由此將危及日本的根本政治體制,動搖日本的立國之本。
  【惡果之三】 加深鄰國對日本的不信任感
  解禁集體自衛權,安倍高舉的旗號是“積極和平主義”。不管他如何巧舌如簧地來定義“積極”二字,其真實用意是不難看透的,即二戰後日本實行的和平主義政策在他眼中屬於“消極”性質,必須加以改正。
  不走和平主義道路,日本還有哪條路可走?軍國主義道路似乎是安倍內心深處的答案。如今集體自衛權的“枷鎖”已經取下,始終不願徹底承認二戰罪行的安倍政權有了“大展拳腳”的機會,而曾飽受日本侵略之苦的鄰國必然會加倍警惕。這既不利於地區安全形勢的緩和,也不利於區域合作的加強和地區經濟的發展。  (原標題:日本解禁集體自衛權)
創作者介紹

dnkvojhwo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