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標題:美國組建打擊IS聯盟“遺落”伊朗 伊方批評美國反恐毫無誠意
  國際在線消息(記者 聶舒翼):在最高領袖因為膽結石手術住院,總統因為出席上合組織峰會不在國內的時候,伊朗依然沒有放低對“最大敵人”美國的批評調門,這次的主題是:反恐。
  14日,伊朗副外長阿卜杜拉希揚的最新發言再度諷刺美國及其盟友在打擊恐怖主義組織,特別是最近數月以來肆虐伊拉克和敘利亞的“伊斯蘭國組織”(IS)的問題上“虛情假意”。他發表這番言論的原因是,法國將在15日主辦一場討論如何合作打擊“伊斯蘭國組織”的國際會議,然而伊朗方面認為這場會議的與會者名單是經過了美國及其盟友“精挑細選”的,因此這場會議更像是一場秀,而不是認真嚴肅討論反恐議題的場合。阿卜杜拉希揚因此表示,伊朗沒什麼興趣出席這次會議,儘管在伊拉克和敘利亞的問題上,伊朗都是一個不可或缺的重要角色。
  這並不是伊朗首次在反恐問題上表達對美國人的不滿了,雖然自從IS今年6月突然在伊拉克攻城略地以來,外界紛紛猜測伊美兩國在核問題之外有可能會多了一個新的交集,但是兩國政府在這一問題上卻始終是自說自話,都在說自己是真心反恐,但是就是不提是否願意跟對方合作。
  時間倒回今年6月,當IS在伊拉克境內勢如破竹、伊政府軍兵敗如山時,美國媒體紛紛報道伊朗開始在軍事上為伊拉克政府提供援助,甚至說伊朗最精銳的“聖城軍”已經進入了伊拉克協助伊政府軍打擊IS。然而,對所有這些報道,伊朗政府一律採取了不承認也不否認的態度,伊朗總統魯哈尼在前往南部省份視察時,也是對這些問題三緘其口,但同時卻又承認大批伊朗志願者已經準備前往伊拉克保衛什葉派宗教聖地。也就是在這個時期,美國奧巴馬政府以保衛美駐伊拉克使領館的名義派遣了小規模的部隊重返伊拉克,而正是這些舉動,讓外界對兩國在打擊IS上展開合作產生了聯想。
  可事實卻是,儘管兩國外交官在6月份伊核問題談判間隙遮遮掩掩地討論了一下此事,但之後似乎誰也不願意再提這個話題。雖然伊美兩國在反恐問題上都表達了各自決心,但是在伊朗看來,美國人從來沒有真心實意要反恐,他們更關心的是自己的政治和經濟利益。伊朗總統魯哈尼在8月30日的記者會上更是公開嘲諷美國,稱當IS在敘利亞肆虐時,美國人不但不准備打擊他們,還因為IS反對巴沙爾政府而暗送秋波;可當IS快要打到巴格達的時候,美國人卻突然開始關心起這個問題,派遣軍事人員並展開空襲行動了。這種舉動在伊朗看來,簡直就是赤裸裸的雙重標準。
  而故事最新的高潮則發生在本月,在幾名美國人被IS斬首並將視頻推送到網上之後,美國人終於坐不住了。9月10日,美國與10個阿拉伯國家簽署合作協議,建立了一個“廣泛”的打擊IS的聯盟,可是令人玩味的是,敘利亞和伊拉克的兩個重要鄰國土耳其和伊朗,一個出席會議卻並沒有在協議上簽字,另一個則被“遺忘”了——美國根本就沒有邀請伊朗出席這次會議,對此美國國務卿克裡的解釋是,伊朗參加這個聯盟“不大合適”。
  但是媒體卻不這麼看,如果說土耳其拒絕簽字是因為擔憂各方對伊拉克庫爾德人的資助會激起本國境內庫爾德人的情緒的話,那伊朗被拒之門外簡直有點不可理喻,因為伊朗在伊拉克問題上的影響力無論如何要超過已經在當地不那麼受歡迎的美國。有媒體分析稱,美國人這麼做的一個重要原因是,美國人對伊朗人有著根深蒂固的不信任——當然伊朗人也不信任美國人——另一個原因則更加簡單:美國人不希望看到沙特因為伊朗的加入而退出,雖然外界對沙特在打擊中東遜尼派極端組織活動中的角色一直存有懷疑。
  而伊朗的態度就更加明確了,11日,伊朗外交部發言人阿夫卡姆就公開質疑美國組建的這個聯盟的嚴肅性。在被“遺忘”的伊朗人看來,美國對打擊IS和其他恐怖主義組織並不是真的那麼上心,關鍵還是因為美國人的生命和美國在這一地區的利益受到了威脅,不然無法解釋為什麼之前美國寧願給馬利基政府留下一個半吊子的爛攤子,也要堅決從伊拉克撤軍,而現在又要拉幫結夥打擊IS。
  可是從另一個角度來看,對伊朗而言,維護伊拉克的統一和保證伊拉克什葉派能夠繼續掌權,無疑是其最重要的戰略利益,伊朗不會坐視其藉著美國的反恐戰爭在中東構建的“什葉派新月地帶”就這麼分崩離析,自己再度陷入遜尼派的包圍中,因此伊朗對IS在地區坐大的趨勢是非常警惕的,故而傾盡全力支持伊拉克現政權打擊IS的工作。
  於是,目前的現實就顯得有些弔詭,兩個都宣稱要打擊地區恐怖主義活動的國家,卻因為互不信任而在面對共同敵人的時候心存芥蒂,除了提防對方藉由此事擴大在地區的影響,互相批評對方心懷鬼胎之外,好像誰也不願意真的坐下來聽聽對方打算如何收拾目前的這個爛攤子。
  問題是,伊拉克民眾已經付出了慘痛代價,各國政客們在考慮自身利益的時候,有沒有真正考慮當地民眾的利益呢?
創作者介紹

dnkvojhwo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